7月回老家

爸爸的疾病比较多,都是慢性病,颈动脉板块狭窄,头蒙蒙的很长时间了,一直吃药。就这么将就着。

可能是老人心里也是害怕的,有怨气,去看了2个半仙,人家说家里的老坟上有问题,他很生气,说是自己的弟兄们可能害他。不过半仙们没说太坏,只是都是为了自己,才妨碍的他人。办法是,要去动动土,家里也弄下。

对于这些我是不相信的,不过自己也考虑了一下,觉得,不是什么大事,顺着他也就好了。于是说他行动不便,回家帮他弄弄。

7月2号回家,3号到,爸爸他自己已经去坟上动土了,不用我再去。于是4号,就带着他去看病,是先去县医院还是市医院有点纠结。不过后来决定先去县医院做全面的检查。

现在转院管理很严格,必须住院3天才能转院,要不然就直接转院去南阳了。

也许是面临这未知,谁都有的害怕,都希望有奇迹,爸爸也是希望不是那么严重,我也有这种期望。4号做了头颈CTA血管造影,5号出了结果,颈外动脉狭窄程度80-90%,看到这个结果,心里就道糟了,以为要做手术了。其实知道这个结果,我反而感觉心里落下了一些,因为知道怎么样了,按部就班的治病就好,做手术也想做内膜剥落术。不过在于爸爸那里也许就是如天降巨石吧,知道结果之后,很难受,5号晚上有郭阿姨帮着一起劝。做手术有风险,要花不少钱,爸爸有压力。我就说既然知道是具体情况了,做手术就好,也许我的话并不能给爸爸带来什么安慰吧。

6号围绕着怎么做手术来找资料了,在好大夫在线找相关的资源,看到有《双侧颈动脉内膜剥脱术一例》一文感觉很专业,可惜的是联系不上林凯医生。

vYYBAFmvbVeAKQ88AAF1yy7ro1c255

6号中午,在好大夫在线上电话联系一位医生,也说建议做手术了。于是就要选哪里做啊,爸爸说在南阳市医院做,不过做手术肯定是大医院更放心些,在网上查,郑大一附院是省内不错的医院,也有很多这样的手术案例。于是傍晚又在好大夫在线上联系了郑大一附院神经外科的李红伟医生,电话联系之后得知,做手术只针对颈内动脉来说的。颈外动脉供血的地方是面部和头皮,所以不需要在意,有代偿在,最多面部恢复的慢而已。有了这样的信息,心里立马有些轻松了。李医生建议我们再去做个头部的磁共振。于是7号上午做了磁共振,可能是周末人少,下午就拿到片子和诊断报告了,再次跟李医生联系,说不用做手术。也许是有这个利好消息,爸爸下午开始就说头不晕了。

病没看完,于是我又请假续期了。

不过8号早上起来,还是头晕,爸爸心里是阴影的,头晕是供血不足和颈椎的问题,与在武叔叔做正骨的榜样下,想做正骨,于是去做了颈椎的磁共振,9号出结果。9号做了一直全身正骨,腰椎不疼了,身子轻快了,但是头晕发懵的症状没有减轻,但是也算是有效果。

联系郑大一附院的一位神经内科的医生,说了情况,她给的意见是有可能是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确诊需要去郑州重新检查。不过没去,爸爸也在网上查了相关资料,看看症状也挺吻合。。。

毕竟爸爸应该还是有心里阴影的,也不能确诊头晕的具体原因,多管齐下,阿托伐他汀加量到20mg,又吃了敏使朗,第一天是有效果,头晕因吃了敏使朗减轻了一半。

之后第二天说没有效果,第三天有点效果。。。

住了7天医院,爸爸说要出院,每天就输液3瓶,效果也不怎么样,于是就办理了出院。

就这样既然不做手术了,也就慢慢过去了,保守治疗,吃药,又去做了第二次的正骨,也不是什么立竿见影的。

期间中午回到家,去二姑家吃了几次饭,跟武叔叔,郭阿姨还有他们的女儿可心多次一起吃饭,也很感谢他们家。

我也订了13的火车票,14号到,休息一下,15号可以上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