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得堡要理问答 (一)

德国的普法勒次在1546年成为信义宗的教区,但在这不久,改革宗的信仰也在此地传开。因对圣餐礼观点的不同,发生了一连串的争辩;信义宗认为基督的身体是实实在在地在饼与杯之中,而改革宗则主张饼与杯是基督同在的表征与记号。为了解决此教义的分歧,当时在位的腓勒德利三世(Frederick III,1515~1576)在研究这两观点之后,采纳了改革宗的论点。为了教育青年,他不顾信义宗所施加的压力,邀请了数位海得堡大学的教授,也是改革宗的神学家,完成一个适用于学校、教会及讲台信息教导的信仰问答,其中最主要的两位,是善于辩证的乌尔西努(Zacharius Ursinus),及善于热诚表达的俄利维亚努(Caspar Olevianus),他们二人的特长成为此问答的特色。腓勒德利三世也积极地参与于著作的过程中,带着论战性的第80问答,是出于他的建议,他并为德国的版本作了一篇序言。这份问答于1563年的1月,在海得堡的议会中被采用,故以此名之。在出版的同时,拉丁文版本也已完成。  《海得堡要理问答》在改革宗的信条著作中,是最具有权威性及最为通行的,其原因有三:
  1、它被翻译成多种的语言,因此为许多的团体所采用。
  2、虽然是在激烈的神学争辩中产生的,但此问答却不具咄咄逼人的辩腔,语气十分温和,除了第80条之外,文辞之间满有安慰,而内容着重于实际信仰的需求,不重神学的研讨,所以颇受普法勒斯以外改革宗教区的喜爱。
  3、此问答的组织与众不同,乃是照着罗马书的方式写成。全文129个问答,分成三个部份:1到11是有关人类的罪及苦情;12到85是有关基督的救赎和人的信,包括对使徒信经及圣礼的解释:最后的部份强调人应有的回应,其中包括对十诫及主祷文的阐释。故改革宗的神学观随处可见。

海德堡要理问答

  问1:在生和死当中,什么是你唯一的安慰?
  答:在生和死两者之中,我的身体、灵魂都不属于我自己,却是属于我信实的救主耶稣基督,他用宝血完全涂抹了我一切的罪恶,并且救赎我脱离魔鬼一切的权势;他保守我,若非天父允许,我的头发一根也不能掉下;他又叫万事互相效力,使我得救。因此,他透过圣灵使我确实知道有永生,也使我从此以后甘心乐意为他而活。
  问2:为了叫你在这种安慰中快乐地生或死,有多少事情是你必须知道的呢?
  答:有三件事:第一,我的罪恶和灾祸有多大。第二,我怎样从自己一切罪恶和灾祸中得到救赎。第三:我当怎样为这样的救赎感谢上帝。

第一部 论人的痛苦

  问3:你从何处知道你的灾祸呢?
  答:从神的律法。
  问4:神的律法对我们有什么要求?
  答:基督已在马太福音廿二章37~40节总括的教训了我们:「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问5:你能完全遵守这诫命么?
  答:不能:因为我的本性是倾向于憎恨神和邻舍的。
  问6:神造人就是如此邪恶和悖逆么?
  答:不;神造人原本是善的,且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就是公义和圣洁:以致他能正确地知道他的创造者神,诚心爱他,与他同住在永福中,赞美、荣耀他。
  问7:那么,这种堕落的人性是从何而来?
  答:是从我们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在乐园中堕落不顺服而来,因此我们的本性变得败坏,我们都在罪里成孕出生。
  问8:是否我们都堕落深沉,以致完全无心向善而只倾向于恶呢?
  答:是,除非我们都由神的灵重生。
  问9:那么,神在他的律法中要求人行他不能行的事,岂非冤屈人吗?
  答:不:因为神造人,叫他本来能行律法;但人因着魔鬼的怂恿,自甘悖逆,把自己和后裔行善的这种能力夺去了。
  问10:神会否放任这种悖逆和背信,而让它们不受刑罚呢?
  答:决不;他极厌恶我们本来就有的罪和实在犯了的罪,并会在今生和永恒中用公义的审判去刑罚罪恶,正如他已宣告:「凡不时常遵守律法书上所写的,都是被咒诅的。」
  问11:神不也是慈悲的么?
  答:神确实是慈悲的,但他同样也是公义的:因此他的公义要求那干犯了至高神之威严的罪恶,必须受到极刑,就是身体和灵魂同样受到永远的刑罚。

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mrgreen:😆💡😀👿😥😎😕